第四十二章 我真的不会得罪人


小说:我真的是演员啊  作者:坐看南风吹
  “不对,这不是你的脾气。你小子绝对有事瞒着我。”笑着说话的陈恺鸽很明显的开玩笑。
  苦笑的吴昔果只能解释道:“主要我是怕顾君得罪你。”
  在他看来今天的事情已经算是了解了,心中大定的他也不在担忧顾君的乌鸦嘴。
  “???得罪我,这小子胆子很大吗?”
  “胆子不大,但得罪人的本事很有一套。”
  吴昔果的话引起了陈恺鸽的好奇,后者转头看向顾君。
  发型是很普通的卡尺头,一般人不愿意剪这样的发型。
  因为太难驾驭,与监狱出来的人员的风格是一模一样。
  发型很短,很整齐,没有一点凌乱,应该是为了试镜特意去理的。
  颜值一般,不过不是那种娘们唧唧的样子,像个汉子。
  尤其是黢黑的肤色以及流畅脸型以及衬衣下隐隐展现出来的肌肉,生活应该很有规律。
  今天晚上的酒局已经有好几个小时,顾君的表现很沉稳,添茶倒酒这种基本的礼仪拿捏的还行。
  一直表现出倾听姿态的他话很少,即便是喝了酒以后,也没有表现得过于的聒噪。
  而且还是国外的硕士学位,只要学校不是什么野鸡大学,那应该也算是高等人才。
  说他会得罪人?
  国外的大学还教这玩意?
  越发好奇的陈恺鸽开口:“得罪人还分技巧?说说,我都好奇了。”
  “不..你不想,顾君这小子可是说过一年之内要把国内最顶级的导演给拾掇了的。”想起什么的吴昔果,说着说着就笑了。
  “嗨,年轻人偶尔吹个牛什么不是很正常嘛。你这有点小题大作了。”只当对方心虚的陈恺鸽摇了摇头。
  陈恺鸽失望的表情被吴昔果收入眼中,酒喝的有点敏感:“还真不是吹牛,恺鸽导演你是不知道,前几天的顾君把宁皓跟姜闻给得罪的不轻。
  宁皓气的说这辈子都不想跟顾君见面,说怕忍不住打他一顿出气。姜闻气的说真的很想见见顾君,因为他真的很想打他一顿。
  就因为这两件事情,才有了顾君说的‘按照这个速度,国内顶级的导演还不够他一年拾掇的’。
  最关键的是,当时正喝酒的我们还开玩笑,要是按照这个流程,剩下的就只有老谋子以及您了。
  您有刚打的电话,顾君这小子又想来,您想想,我能不怕嘛。”
  看着捂着脸的顾君的表现,陈恺鸽就知道刚才的话应该是真的。
  哈哈大笑的他开口道:“说说怎么回事。把我都弄好奇了。我跟宁皓不熟,但能把姜闻气上火的人还真不多。“
  陈恺鸽毕竟六十岁的年龄,尤其是在演艺圈混到现在的地位,必然是有两把刷子的。
  在影视圈里一直有一个京圈的说法,别的不去多说,陈恺鸽跟姜闻都是这个圈里的。
  交情多深不敢说,至少是熟悉的。
  他只听说顾君得罪了宁皓与姜闻,就可以通过这点线索推演出更多的信息来。
  首先,吴昔果现在是宁皓的副导演,如果说顾君真的得罪死了宁皓,吴昔果必然不会如此出头。
  同理,姜闻的情况也是如此。
  所谓的‘得罪’与‘拾掇’很有可能是顾君这小子说了一些不是很好听,但还算有几分道理的话罢了。
  陈恺鸽不愧是陈恺鸽,虽然不知道具体事情,但猜测的还真的是差不多。
  尤其是在吴昔果的讲述中验证了他的想法。
  当面点评宁皓的《黄金大劫案》不会复制疯狂系列的票房与口碑神话。
  推崇姜闻的《让子弹飞》,但不喜欢姜闻那种在电影中夹杂太多的私货,甚至抵制姜闻那种故意把被人智商按在地上摩擦的文艺范。
  还有姜闻想要跟他交流的时候,吓得把电话摔碎了,而被姜闻当成故意挂断电话的举动。
  这样的顾君还挺有意思的。
  在想到他们说过的摆在顾君面前的导演就剩自己跟老谋子、小钢炮等寥寥几人的时候。
  他的心中莫名想到一个可能:‘这小子得罪宁皓与姜闻都是批评他们的电影,要是这小子会得罪自己的话,难道也是这方面?’
  “顾君,我听说你的胆子很大,我考验考验你。”
  陈恺鸽的话让顾君心中一颤,心中发毛的他连连摆手:“别,您可千万别。我这人经受不住考验。”
  说完话的顾君感觉历史正在重演,得偿所愿的他就想终止今天的饭局。
  不过他是个小辈,这话不好主动开口,只能连连给吴昔果点眼色,偶尔也会揉揉眼睛。
  毕竟光眨眼睛却得不到回应实在太累了啊。
  “你眼睛抽筋了吗?”陈非鸿开口道。
  他在顾君身边,自然接受了所有的信号。
  尴尬的顾君面对陈恺鸽与吴昔果疑惑地眼神,嘴里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  他不说不代表被人看不出来,一拍桌子的陈恺鸽说道:“怎么着你小子还敢看不起我?”
  垮着脸的顾君回道:“瞧您这说的那里话。”
  “苝京话。你小子是不是说过要把国内顶尖的导演都给拾掇一顿。”
  “是...说过。”承认的顾君连忙缀上一句:“可那都是玩笑啊。我真的不会得罪人。”
  “呵呵。你觉得是玩笑,我可不这么觉得,你把宁皓跟姜闻都给拾掇了,结果把我晾在这里。是觉得我配不上顶尖导演?”
  “瞧您说的,这让我....这让我...”摇着头的顾君啊了一声,直接趴在桌子上装死。
  被驳了面子的陈恺鸽直接起身走到顾君身边坐下,啪的一巴掌扇在顾君的后脑勺上:“少给我装傻充愣,给我起来。“
  呲的倒吸一口冷气的顾君打了个冷颤后继续装睡。
  桌子上一本装订成册的A4本子吸引了陈恺鸽的注意力,没有封面,没有扉页,开头就是一个几句话。
  简介:一开始,也许谁都没有错。
  医生没有错,他只是如实地把绝症的诊断写在叶秋蓝的病历上。
  陈若兮没有错,她只是作为一个普通记者把生活中的真实记录下来········
  —————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唯一入选网络作品。
  这是《搜索》的原型小说《网逝》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