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十章 士仁,吾誓杀汝!


小说:扶蜀  作者:凤溪凰跃
  皎洁的夜色中。
  “少将军,这?”
  此刻,耳听着城头上的嘶吼声,以及隐约所见的厮杀,城下阵中诸将不由纷纷面露疑虑,尽将目光对准关平身间。
  一脸疑惑的紧盯着他!
  诸众弄不清楚,为何己军初至,城中就发生叛乱了。
  见状,关平面色凝重,目光紧锁,盯着城头上,喃喃道:“诸位,士仁已经叛变了。”
  “他准备举城投奔江东贼子,以做晋升之资!”
  “啊?”
  “背…背叛?”
  此言一出,在场不仅诸将惊讶无比,结阵军卒纷纷半思不得其解。
  他们都想不通,士仁为何会叛变?
  “少…少将军,你说士仁已经决定背叛我军了,这怎么可能呢?”
  “他毕竟是早在幽州之时,便曾追随汉中王,君侯,数十年来多么艰难险阻的道路都挺过来了,现在我军越发强盛,士仁怎会突然背叛?”
  “背叛我军,投效东吴,他能得到何好处?”
  此时,从旁邓艾也知晓士仁的资历,不由面露疑色,向关平拱手问着。
  “这,本将也不清楚。”
  闻言,关平面色淡然,喃喃道。
  顿了顿,他才道:“这还是刚才赵忠率众截获了吴军信使,截了这封书信,吾亦才确信士仁反叛,至于为何反叛,动机并不清楚。”
  说到这里,此刻关平心底也是心生了新的疑虑,那就是士仁为何会投奔东吴。
  毕竟,在蜀汉,以他的资历必然是元功速将,待遇极为封侯,从独自镇守公安城这等重镇,便可看出。
  可他投奔东吴,能得到什么,孙权会放心任用一员临阵背叛的降将?
  答案,显而易见!
  沉吟片刻,关平遂不再想,面色陡然一变,瞬息严肃而起,挥剑朝城头高喝着:“城中将士听着,士仁狗贼吃里扒外,暗通吴贼,企图举城投奔。”
  “你等皆为我荆州精锐儿郎,君侯可曾亏待过你们?”
  “听本将令,城中军士听着,斩杀叛贼首级者,官封一级,打开城门,取士仁首级者,吾必定如实禀告君侯,上报汉中王,必将赏千金,封侯赐爵。”
  一席高喝声,瞬息传遍城中,皆依稀可闻!
  转眼功夫,城中剩余的荆州老卒本就不愿投奔江东,听闻关平这记喝声,纷纷持刀冲击着城门而来。
  只不过,才刚到街道上,四周便陡然出现了大批的甲士,进皆全副武装,持戈、矛结阵而行,开始围攻着数百荆州老卒。
  由于士仁早已准备妥当,叛军纪律严明,结阵而攻,数百军卒仓促之间哪还能抵挡,几乎被杀得节节后退!
  戈、矛等长兵器亦是势如破竹,洞穿了一员员荆州老卒的身躯。
  城头之上,也在士仁亲自率众厮杀下,灭掉了百余不愿归顺的守备军卒。
  甚至,守备队长也被士仁一刀授首!
  此刻,士仁浑身沾满着血迹,配合着凶悍的脸色,在这夜色之中,仿若从地狱冲出的恶鬼般!
  “关平,本将早已与陆逊大都督达成共识,只要我举公安城投奔,他便保举我为交址刺史,领众征伐士燮家族,然后屯兵此处,牧守一方。”
  “你看看,东吴多有诚意,愿意重用吾这员降将,反观关羽那匹夫,却任命我为公安这座小城的守将。”
  “关平,吾早年投奔汉中王时,你父都不知还在何处,论资历,他岂可能够比过我,可刘备却如何对待老将的?”
  “竟然任命关羽都督荆州,还让我给其打下手,吾自然不服!”
  此时,士仁走上城头,目视下方,神情极为冷厉,高声怒喝着。
  片刻功夫后,他再次高声道:“城下军士听着,逆贼刘备识人不明,肆意任命亲近之徒,委任一方,你等跟随着这样的昏主,绝不是明智之举。”
  “江东吴侯,雄才大略,积极纳言,擅用贤才,你等不如取了关平贼子首级,跟随于某,吾必定带领你们建功立业,封妻荫子。”
  “此举,又何乐而不为,岂不比跟随那忘恩负义的伪君子刘备好?”
  瞬息之间,士仁竟是屹立于城头之上,招降着城下军卒。
  只不过,劝说半响,阵中军士却是充耳不闻,不为所动!
  见状,士仁还待继续招降,阵中关平忽然浑身怒火中烧,持剑上前数步,冷喝着:“士仁,本将最后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,你当真要背叛我大汉?”
  冷厉之语徐徐出言,怒火冲天,虽隔了城墙,可士仁却还是不知觉间感受着一丝畏惧。
  沉吟半响,士仁才强行平复内心恐惧,怒吼着:“关平贼子,吾既然已经与陆逊大都督达成共识,又岂有后悔之理?”
  “倒是你与你父,恐怕要不了多久,便会成为阶下之囚矣!”
  “哈哈哈。”
  话落,此时士仁却是放声大笑着。
  眼见着这一幕,关平拳掌紧握,怒目而视,冷冷道:“士仁狗贼,吾誓杀汝。”
  一记高喝,响彻城上,威势极为肃动。
  “哈哈哈。”
  闻言,士仁不由大笑而起,随后道:“关平,你还是固好你自己吧。”
  “吴侯已经与魏王曹操联盟,过不了多久,陆逊大都督便会尽起陆口大军逆江而上,西取荆州。”
  “如今,你父还继续犯傻,再前线与曹军作战,你以为单凭你这麾下数千兵力,就能抵挡吴侯数万精锐么?”
  “某倒是担心,你还未杀吾,自身便先成为阶下囚了。”
  一时间,士仁继续言语讥讽着。
  下方,关平眼见士仁已经清除了城中仅有的不愿投奔吴军的士卒,掌控了城池,沉思半响,面容一松,便挥手下令:“全军,撤!”
  他知晓,如今士仁已经是铁了心的要举城投奔江东,己方并未拥有攻城利器,虽然军卒战力强盛,可此刻却也无法对公安城造成丝毫威胁。
  毕竟,公安虽地狭民少,可却由于地利位置优越,是江陵的屏障所在,故而早在以前,便大肆修缮加固。
  时至今日,公安已是坚城!
  不仅如此,公安还由于靠长江支流,更是设有水营,水门,极难攻取。
  号令传下,邓艾上前,拱手道:“少将军,我军就如此放弃公安了么?”
  闻言,关平目视城池许久,喃喃道:“先暂时撤军吧,如今我军沿途千里南下,军卒早已是疲惫不堪,除外,我军也并未拥有攻城利器。”
  “公安此时不易强攻,先回军江陵,休养生息,迎击即将来袭的吴军吧。”
  “唉!”
  临走之际,关平浓浓叹息一声,内心极为不甘。
  他自从率众抵达乌林港后,便率众继续乘船狂奔,为的就是能够提前赶到公安城,入城也没你局势,避免士仁投奔江东。
  可事到如今,紧赶慢赶,却还是晚了一步!
  士仁依旧犹如原史上般,决定举城归顺。